上海奉贤离婚律师

华荣上海奉贤离婚律师专业委员会内汇集了众多专家、业内优秀学者,包括著名婚姻家庭纠纷处理专家、婚姻家庭研究中心主任、高校教授等。客户群体不乏企业家、外国友人及外籍华人。成立至今,华荣婚姻家庭委员会律师团队代理了数千件离婚案件(财产分割/抚养权/单方面离婚),并定期开展案例研讨会,各专家律师对疑难案件深度剖析,力求争取委托人利益最大化。律师们以丰富的办案经验,赢得了众多委托人的信任和高度评价。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办案

律师办案

律所前台

律所荣誉

配偶在另一半车辆安装定位器是违法行为吗

时间:2022-05-05 14:28 点击:   

  为了防止第三方的干预,了解丈夫的下落,妻子在丈夫的车辆上秘密安装定位器会侵犯丈夫的个人隐私吗?这种行为违法吗?上海奉贤婚姻律师前来解答:



       妻子在丈夫的车上被判赔偿

  案件回顾:刘(男)和陆(女)是夫妻。2020年9月的一天早上,在刘开车上班的路上,陆打电话告诉刘,他在刘的车上安装了跟踪器,这可能会爆炸。因此,刘当天去4S店拆除跟踪器。刘认为,陆安装跟踪器的行为严重威胁了刘的健康权、财产权和隐私权,因此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陆赔偿1万元的精神损失。

  路某认为:陆辩称,他与刘关系良好,没有矛盾和冲突。安装定位器会爆炸,这是不真实的。车辆是夫妻共同财产,双方仍处于夫妻关系期。综上所述,我不同意刘的诉讼请求。

  刘某认为:刘主张,事发早上接到陆的电话,得知陆在雪佛兰汽车排气管安装了跟踪器,中午拆除了跟踪器,发现跟踪器没电了。他认为,如果高温会导致爆炸,从而侵犯其健康和财产权;但也侵犯了其隐私和个人信息权。

  一审法院判决如下:法院认为,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通过刺探、入侵、泄露、披露等方式侵犯他人的隐私权。个人信息中的私人信息适用于《民法典》中关于隐私权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刘和陆是夫妻,但从法律意义上讲,双方都是相对独立的民事主体,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任意侵犯对方的私人空间、刺探和获取对方的私人信息。在未经刘同意或事先通知刘的情况下,擅自在刘名下的车辆上安装定位器,侵犯了刘的隐私权。

  虽然陆主张在安装定位器的第二天通知刘,但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因此法院不接受陆的辩护意见。至于刘提出安装定位器可能导致爆炸,从而侵犯其健康权和财产权,这显然与法律规定的侵权责任构成要件不一致,因此不接受刘的这部分主张。鉴于陆的行为侵犯了刘的隐私权,对刘造成了精神损害,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因此法院支持刘要求陆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至于具体赔偿金额,法院根据案件情况判定金额为2000元。

  陆某不服判决,提出上诉。陆认为他与刘是夫妻妻,双方都有权使用涉案车辆。陆有权知道涉案车辆和刘的行程信息,路安装定位器后第二天通知刘。客观上,他不知道刘使用车辆的位置和行程,主观上也没有侵犯刘隐私的意图;陆的行为没有给刘造成任何精神损失,一审法院认定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太高。

  二审法院审理后,判决分析如下:首先,关于刘某的权益受到侵害。

  在这种情况下,根据现有的证据,陆主张在刘的雪佛兰汽车排气管后面安装定位器,以便随时了解车辆的位置。陆和刘属于夫妻关系,通常,如果安装定位器用于车辆安全保护,就不必隐瞒对方。由于陆无法对其行为做出常识的解释,因此,合理的分析是,其安装定位器的目的是探索刘的下落信息等。如果是为了窥探行踪信息背后隐含他人的私人生活秘密,则进入了隐私保护的范围。

  上海奉贤婚姻律师从审判中可以看出,陆静和刘峰的夫妻关系已经破裂,他们也提起了婚姻诉讼。与本案有关,在没有其他合理解释的情况下,很有可能确定陆静通过安装定位器获取他人隐私的主观目的。因此,陆侵犯的对象是刘的隐私,而不是个人信息,即跟踪刘的私人生活和平与私人活动窥探,初审法院准确确定。但一审法院直接以民法典为法律适用依据,法院予以纠正。

 

配偶在另一半车辆安装定位器是违法行为吗
 

  隐私与个人信息的区别。

  隐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和平与不愿意为他人知道的私人空间、私人活动和私人信息。隐私是自然人享有的重要人格权利。个人信息是各种可以通过电子或其他方式记录的信息,包括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生物识别信息、地址、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健康信息、下落信息等。由于个人信息的信息范围的多样性,它不可避免地与隐私中的私人信息重叠。然而,隐私中的私人信息保护不能与个人信息保护相同。

  个人信息侧重于保护自然人的信息,决定自由。只有经自然人同意,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他人才能依法收集、储存、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和披露自然人的个人信息。隐私权侧重于保护信息的内容,即未经他人同意,不得通过拍摄、窥探、披露等方式获取自然人不愿意为他人知道的私人信息,或干扰他人的私人生活和平。可以看出,隐私和个人信息保护之间存在着细微的差异。在具体情况下,应结合肇事者的主观目的、手段和方法进行综合判断。

  第二,关于夫妻身份关系是否应作为侵权的豁免理由。

  涉及自然人尊严和人格发展的基本人格权利不能因婚姻关系的结束而被剥夺,家庭成员的健康权利和声誉隐私仍然受到民事法律的最高保护。陆和刘属于夫妻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都没有隐私权。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夫妻之间有相互忠诚的道德义务,陆静有权询问甚至调查刘峰是否有违反忠诚义务的不当行为,这是合法的。但为了实现合法的目的,陆静通过私人安装定位器来实现,这显然是非法的。

  第三,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否合适。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陆通过电话告诉刘车辆安装定位器的事实,目的有一定的合法性,但路主在安装定位器的第二天通知了刘,但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这表明陆的违法行为可能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对刘的隐私的窥探并不是每隔一天的轻微侵权。因此,结合目的、方法,特别是伤害时间的长短等因素,法院也认为其侵权行为已经确立。侵犯隐私权往往会对自然人造成非财产性损害,不可避免地会对受害人给予精神损害赔偿。一审法院确定的金额符合本案的特点和保护自然人人格权的立法精神。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上海奉贤婚姻律师说法:

  虽然通过缔结婚姻形成的夫妻身份关系受到法律保护,但这并不意味着夫妻一方通过缔结婚姻完全控制配偶的权利。然而,从法律意义上讲,夫妻双方都是相对独立的民事主体。未经对方许可,任意侵犯对方隐私的行为构成侵权。

 

配偶在另一半车辆安装定位器是违法行为吗 http://www.shanghailvshi.cn/fengxianqulvshi/fengxianhunyinlvshi/4864.html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联系我们,并提交问题、链接及权属信息,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