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奉贤刑事律师

华荣上海奉贤刑事律师专业委员会精通各种刑事案件的处理,并拥有宽广的资源。服务领域包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经济诈骗犯罪、挪用和贪污犯罪、走私犯罪、毒品犯罪、故意伤害罪以及盗窃抢劫等各类犯罪。进化出独特的法律视角和敏锐的法律嗅觉,以此找寻到疑难案件的突破口,力求将委托人利益最大化。先后帮助多名委托人获从轻处理、减轻处罚、无罪释放,对犯罪情节轻微的当事人申请取保候审及争取缓刑的成功率高达90%以上。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办案

律师办案

律所前台

律所荣誉

大叶公路刑事律师解析死囚牢房的任期

时间:2021-09-14 16:00 点击:    死囚牢房 大叶公路刑事律师 执行死刑

  高法院尚未根据囚犯在死囚牢房的任期长短接受任何案件,但斯蒂芬·布雷耶大法官(如图)和前大法官约翰·保罗·史蒂文斯都质疑长期拖延的合宪性。在 1995 年的一起案件中,史蒂文斯是第一个在法庭著作中提到这个话题的人,该案件涉及一名在死囚牢房度过了 17 年的德克萨斯男子。他敦促下级法院充当“实验室”,审查在死牢中长期处决囚犯是否可能违反第八修正案。(拉基诉德克萨斯州)。布雷耶补充说,这个问题是“一个重要的未定问题”,尽管两位大法官都没有反对法院拒绝考虑上诉的决定。
 

  在随后的一个案件中,布雷耶写道,“很难否认长期等待处决所带来的痛苦”,他反对法院决定不听取两名死刑犯的上诉——其中一名死刑犯花了近 25 年的时间。佛罗里达州的死囚牢房和一个在内布拉斯加州度过了近 20 年的死囚牢房。(奈特诉佛罗里达案;摩尔诉内布拉斯加州案,1999 年)。克拉伦斯·托马斯大法官同意不复审这两起案件的决定,批评了布雷耶的意见,并将执行延误归咎于最高法院自己的“拜占庭死刑判例”。
 

  他写道:“用一系列‘宪法’主张武装死刑被告,他们可能会推迟处决,同时在处决总是被推迟时提出投诉,这是不协调的。”但布雷耶指出,囚犯所经历的“令人惊讶的长时间拖延”主要是由于“宪法上有缺陷的死刑程序”,而不是代表囚犯提出的轻率上诉。大叶公路刑事律师“如果以几十年为单位的延迟反映了国家自身未能遵守宪法的要求,那么时间使处决变得不人道的说法尤其强烈。”—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 (Stephen Breyer)。
 


 

  2009 年,美国最高法院在Thompson v. McNeil案中拒绝复审,但三位大法官就所提出的法律问题的重要性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威廉·汤普森 (William Thompson) 在佛罗里达州的死囚牢房里待了 32 年。他声称,根据第八修正案,他在死囚牢房度过的过多时间相当于残酷和不寻常的惩罚。法官约翰·保罗·史蒂文斯(John Paul Stevens)在关于拒绝调卷证的意见中称,汤普森在死囚牢房 32 年中的待遇“不人道”,并指出汤普森“忍受了特别严重的监禁条件,每天最多待 23 小时被隔离在一个 6 x 9 英尺的牢房中”,以及两次近处处决,其中他“仅在他被安排处死前不久才被暂缓执行。格雷格诉乔治亚(1976))。
 

  史蒂文斯大法官意见的其他摘录:[根据我在Baze v. Rees一案中的观点,我建议“对死刑诉讼给社会带来的巨大成本与其产生的好处进行冷静、公正的比较的时候肯定已经到来。”[我们]过去三十年的经验表明,国家支持的杀人事件的拖延是不可避免的,而在这种拖延之后处决被告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残忍。这种不可避免的残忍,再加上经过这么多时间后执行死刑的理由减少,强化了我的观点,即当代决定“保留死刑作为我们法律的一部分是习惯和疏忽的产物,而不是可接受的审议过程。”
 

  大叶公路刑事律师指出,DPIC 的无罪被告名单支持他的观点,即仔细审查死刑案件是必要的。布雷耶大法官总结了他认为法院应该受理此案的原因:“然而,这里的问题是,宪法是否允许在延迟 32 年后执行死刑——国家对此负有重大责任。” 托马斯法官再次不同意布雷耶的观点,指出汤普森被判处死刑的谋杀案的残酷性,并声称汤普森本人造成了有关延误。托马斯法官得出的结论是,这是犯罪行为——而不是陪审团施加的惩罚或延迟执行请愿人——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残忍”。
 

  在 2014 年和 2015 年在美国最高法院的口头辩论中,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对囚犯在死牢中花费的大量时间以及这段时间与死刑制度健全性之间的关系表示担忧。单击此处查看他的问题。在 2015 年Glossip v. Gross 的反对意见中,布雷耶大法官与露丝·巴德·金斯伯格大法官一起,全面分析了为什么他们认为美国的死刑可能违宪,并呼吁就“死刑是否违反宪法”进行“全面通报”。布雷耶大法官的宪法关切之一是囚犯在死囚牢房中度过的时间长短。布雷耶大法官表示,死刑是残酷的,因为它遭受“不合情理的长时间拖延,破坏了死刑的刑罚目的”。虽然延长上诉对于免除无辜者的罪责并确保死刑程序的公平性和可靠性是必要的,但结果是几十年没有执行死刑,如果有的话,削弱了死刑可能具有的任何报复或威慑价值。
 

  布雷耶大法官在Bucklew v. Precythe 案中的异议中继续对死刑的合宪性表示怀疑,这是一个执行方法案件,法院的多数派批评其所谓的“最后一刻诉讼”是一种拖延策略处决。布雷耶大法官写道:“可能没有办法在快速处决囚犯的同时向他提供我们的宪法保障的那些因我们的法律最严厉的制裁而被挑选出来的人。”上海律师事务所


 

大叶公路刑事律师讲死囚牢房中长 大叶公路刑事律师谈人口囚犯的死
大叶公路刑事律师谈美国暂缓执行
大叶公路刑事律师解析死囚牢房的任期 http://www.shanghailvshi.cn/fengxianqulvshi/fengxianxingshilvshi/4598.html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联系我们,并提交问题、链接及权属信息,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